首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动态 > 金融时报年会 | 黄震谈互联网+金融助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

金融时报年会 | 黄震谈互联网+金融助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

发布时间:2016-12-14 23:43:05     来源:

       

\
2016年度第九届金融时报年会今日在京召开。本届年会主题为“主推供给侧改革 培育增长新动能”。来自国家有关部委、金融主管和监管部门、主要金融机构的领导,以及著名经济专家和新闻媒体人士等超过200人参加本届年会。

 

在年会上,与会嘉宾围绕“十三五”时期下如何加快金融业改革转型,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转型升级进行深入交流,探索经济转型特殊时期的金融改革、创新和发展战略。本届年会还发布了金融时报社“2016年中国金融十大新闻”以及银行、资本市场和国际系列十大新闻评选结果,举行“2016中国金融机构金牌榜”颁奖典礼(“中国金融机构金牌榜”是金融时报社联合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自2008年以来推出的全国性重要金融行业年度评选活动)。 


 

IFC1000互联网金融千人会创始会长、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教授作为“2016中国金融机构金牌榜”的专家评审委员会委员出席年会并发表《互联网+金融助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实现路径》的主题演讲。

 


来源:综合自新浪财经、黄震互联网金融

 

 

黄震教授以“中国游客到境外购买马桶盖,乃至刷爆了银联卡”的报道为例,指出,我国传统经济下形成的旧产能和供给已经严重过剩,然而人们日益增长的新需求却没得到有效满足。很多老百姓到境外抢购马桶盖、高压锅等,说明我们的供给没有完全跟上需求的变化和消费的升级。当前中国经济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过剩经济阶段。经济新常态要求加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补短板。    

   

黄震教授表示互联网金融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由于中国金融体系的畸形发展,造成比较严重的资金错配和资源浪费,“两多两难”问题突出,即中小企业多、融资难;民间资本多、投资难。问题形成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根源于金融市场结构性失衡,也涉及到多种体制因素。

 

金融需求正在发生结构性的变化。现在老百姓的需求正在变化。过去钱包里没有钱,拼命地用劳动力挣钱;现在有了一点钱,希望钱包里的钱能保值增值。中国老百姓“钱多的烦恼”已经出现,谁能提供新的金融服务?怎样的投资理财能让老百姓实现保值增值?需要的满足必须增加新的金融服务供给。

 

中小企业融资难的主要成因在于五方面:

(一)社会信用体系仍不健全。信息不对称是造成中小企业融资供给约束的最主要原因。 。

(二)中小企业在资本市场直接融资的途径较少。

(三)中小企业主自身素质不高,诚信意识仍然薄弱,甚至即使有钱也不想归还银行贷款。

(四) 中小企业治理结构和运营管理落后,会计报表不完整、未经审计等情况普遍。

(五)抵押品和担保的缺乏。除了土地和房地产外,银行很少接受其他形式的抵押品。

 

为了破解“两多两难”困境,过于曾经以小贷公司、担保公司为主的民间金融作为破解方式,结果只能说明国家政策的出发点很好,但最后没能解决问题,其根本在于缺乏技术手段的支撑。这些年我主要倡导用技术手段促进法律政策落地和市场的透明度弹性的实现,都需要用技术手段来促进、破解一系列的结构性问题。

 

 

互联网+金融与科技金融将增加金融服务新供给。在互联网信息技术发展过程中,过去我们看到的是技术要满足原来旧的需求,但是进入互联网2.0之后,供给、驱动和创新产生新的需求,供给创造了需求,于是产生了P2P、众筹等新的模式。中国金融结构造成互联网金融从没有牌照,发展到在互联网2.0时代的突破——民间金融与移动互联网相结合,同时这个时间点中国提出了互联网+行动计划。互联网从1.0时代到2.0时代就是一个渗透的过程,从2.0到3.0则是溢出的过程。起初技术产生影响,从而造成社会影响产业,最终影响到老百姓生活的过程,这就是互联网+金融和金融+互联网不同的结果。

 

金融+互联网是用技术手段提高金融的效率,但是互联网+金融是要在互联网的基础设施、互联网环境、互联网资源下创造新的金融,所以新金融与移动金融、绿色金融、普惠金融、智慧金融、共享金融、法治金融等会出现截然不同的特征。未来的技术支持,环境变化会产生新的金融形势,就是为什么不断有新的名词出现的原因。

 

金融科技和中国的互联网金融能否形成全球性的相互呼应和匹配,大家可以看到,美国主要是技术市场,而中国是应用市场,由于中国有巨大的消费人口,所以创新的技术要找到中国应用才能形成一个大的市场。

 

互联网金融是全球化的事物,不是简单的中国化,很多人说中国有互联网金融,而为什么美国没有,其实美国早在互联网条件下通过创新,找到了新的金融,只不过没有中国这么大的产业,因为中国应用人口多,过去成就的领域多,用互联网技术来打造的市场更大。

 

科技将助力金融服务模式创新。从过去的利差模式到佣金模式,从资本金约束到资产流动的资产证券化,从债权营利模式到股权营利模式搞投贷联动,线下到线上的获客模式,从实物担保到大数据风控,从过去同质化竞争到联盟,由于结构技术已经发生了变化,支持大家在这方面共享。

 

 

中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很重要的点是由于我们的制度框架有问题,怎样消除二元金融结构,创新的制度如何跟上?我们提出柔性监管、软法治理。虽然这种办法还有待进一步探讨,但是西方人提出的金融沙盒或砂箱的方式也差不多,并不一定人家方式的比我们的更成熟。在进行结构性改革时,制度框架的完善和制度设计的创新是非常重要的内容。

 

借助互联网金融,我们做了一些国家治理现代化的试验,我觉得具有重大的里程碑意义。特别是在指导意见出台之后,从去年7月到今年,一个又一个的文件使我们中国的制度框架已经基本成型,而且走在世界最前列。因此我认为互联网金融应当成为中国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天,其经验模式也许可以移植到整个国家,从而帮助我们国家实现全面的治理现代化。

 

科技让金融更好地发挥助力“三去一补”作用。互联网金融的创新基于这些新的基础设施,新的技术手段,会带来一系列的金融方法和整个生态环境的巨大变化。

 

很多人把互联网仅仅当做工具、渠道或者一个平台,这都是对互联网的理解远远不够的思考方式。现在是一个新世界,互联网既是基础设施也是生存条件、环境、资源等,需要我们在这个大的环境下把互联网金融和其他各种产业紧密链接起来,共同协作。特别要运用基于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来构建中小企业的寿命周期在各个层面的问题,而不是融资就是融资,以及企业管理都可以在大数据环境下进行优化。

 

比如大数据助力征信、风控和营销一体化,我提出互联网条件下要有一体化构建的思维,因为基础设施都连在一起,所以大数据金融在征信、风控和营销条件下才能发挥更大的价值。另外可以帮助我们降低成本,特别是有了移动支付后,不仅移动了资金,还沉淀了数据,从而使实时动态的需求能够得以呈现并进行匹配。有了这些手段就可以实现精准化、定制化生产。以前因为没有这个技术条件,我们想精准化服务也没有办法实现。

 

互联网有一种场景发现和场景嵌入的功能,就是定位系统。它可以帮助我们实现,知道用户在哪里,需求是什么,什么场景下需要金融的支持,从而达到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嵌入式服务,而不是让我们排几个小时的队去等待。如果有这种金融服务,对我们的效率是极大的提高,从而降低成本,自然可以实现。再就是去库存,现在有了去产能和去库存,有了互联网的技术,可以发现需求在哪里,从而提高供给。

 

前年在经济体改会上我提到互联网经济的新指标可以帮助我们减少货物的运行,让数据多跑路,让货物少跑路,从而提供了效能。例如现在很多企业不需要库存,小米手机直接把生产厂商的货运到用户手中,中间不需要零售店也不需要批发店,这就是大数据的精准匹配,匹配才是当前结构性改革需要实现的一个最根本的结果。我们很多是资源错配,所以才出现结构性的扭曲,现在通过大数据可以精准匹配,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得以实现。

 

互联网+金融助力供给侧结构改革的方向,反映到最底层的根本动力是技术创新。这是一个硬壳,必须基于技术创新驱动整个金融和产业、社会的发展,在技术创新的普惠化条件下,技术RCT普惠导致数字化服务普惠。

 

现在我们必须坚持解放思想,跟上科技进步的脚步。当下很多人身体进入了21世纪,但是头脑还停留在20世纪,这是很可怕的一件事,虽然他描述的都是真的、正确的,但是已经过时了,供给侧改革根本的就是要用民生需求得以满足和价值化。

 

现在很多需求已经出现,但是没人提供服务,因为新的供给创造了新的需求,也没有价值化,这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面临更深层的问题,我们看不到旧的结构中供给的不足。

 

如何实现供给与需求在变化中的适应性、灵活性,这就需要一种技术手段以便能够更好的实现资源匹配,真正把市场化、效能最大化。用技术手段,让它增加信息透明度和匹配精准度才能实现。

 

过去的市场化总是出现市场失灵,是因为没有大数据的支持,现在有了大数据的支持,市场失灵可以进行逆周期的干预和调整,增加的第三只手就是柔性之手——数据的柔性之手。过去市场无形之手和政府有形之手,现在增加柔性之手,很多领域出现了柔性制造、柔性设计,提高了对市场和政府过去一放就乱、一管就死解决出路的可能性。

 

要实现互联网金融助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我认为制度框架的保障依然还存在很多问题,虽然现在设计了互联网金融一整套的制度框架,但是最核心的两个点没有解决:

 

一、数据权益没有确权。出现现在每个人没安全感,数据被别人随时随地偷走。

 

二、我们国家的法治化没有真正的实现有法必依。我们立了很多法,没有落到实处,法律空转的情况非常严重,很多问题不是没有法律,而是因为很多法律没有被用起来,没有被激活,要实现这样的制度框架,更需要的是能够让这些制度发挥效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能实现。

相关热搜词: 金融时报 结构性 年会 收藏

上一篇:江苏银行直销银行获得CFCA“年度最佳直销银行”奖项

下一篇:共论互联网金融 “十三五”发展新机遇 2016中国互联网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