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品牌栏目 > 全球峰会 > 张滨:互联网金融要有准入门槛

张滨:互联网金融要有准入门槛

发布时间:2016-06-08 10:59:00     来源:

       

\
6月6日,由互联网金融千人会与深圳大学联合主办的第三届互联网金融全球峰会深圳论坛在深圳大学成功举办。本次论坛主题为“互联网金融的创新与规范发展”。深圳市前海九通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张滨出席会议并作主题发言。
 
张滨在演讲中指出:在互联网金融制度方面,不应该制定太多太细的游戏规则,而应该要有准入门槛。
 
互联网金融是普惠金融,普惠金融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借钱,但是可以借钱的人一定要借给他,可是我们现在的银行金融体系是做不到的,因为一个月他不借,一天他更不借,普惠金融会给大家提供一些机会,让你快速地拿到钱。
 
用个人平台做嫁接是很容易出险的,九通金控旗下的摇财树互联网金融平台做了一个P2F模式,就是Person To Financial,个人对金融机构。所以凡是通过摇财树平台给出去的钱,这个平台做嫁接的都是一些金融机构,给了金融机构,金融机构按照有效的风险控制手段来控制风险,会大大降低风险度。同时,如果出险,这些金融机构也可以给我们分散风险。
 
以下为张滨演讲实录:
 
这个讲台我很熟悉,我本来就是深圳大学的教师,1988年我离开深圳大学去美国,后来90年代初在美国创业,再回到这个讲台很熟悉。
 
今天也是个特殊的日子,今天是我们从事金融行业刚刚13周年,今天叫做“猴年马月”,也是六六大顺,选了这个日子跟大家聚会分享一下我们的思想,我觉得很有意义!
 
在我讲主题内容之前,我多讲几句,一个是今天我们来的这些嘉宾,大家注意到观念不一定完全一致,年龄差距也很大,什么叫论坛?就是要论剑,看法不一致,说明这个行业有朝气、有希望、有未来!所以我觉得今天这个论坛是我参加过的很多论坛里边最有意义的一次论坛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感觉。我们的演讲嘉宾岁数相差很大,你们算一下年龄,可能相差差不多40岁,我们江南愤青陈总是最年轻的,我是身居其中,我跟我们曹教授是倒过来的,他今年75,我今年57,属猪的。
 
在这个时候我做一个市场调查,你们这里有老公的或者是有老婆的请举一下手。
有一半。
有孩子的举一下手。
人数不少。
 
这是我今天要讲的题目的开场白,做过社会调查以后,我们开始演讲。我今天要讲的是互联网金融的准入制度及相关问题。我这里画了一张图,有一对夫妇带着一对小孩,到工艺品店,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我在美国做工艺品起家,后来做制造业,2003年进入金融业,当然现在仍然在做制造业,我对工艺品印象很深,所以我注意到这个真实的故事,跟我们这次互联网金融研讨会有一些关系。
 
有对夫妇带着小孩到了商店,这个小孩到了展架旁边拿了很多玻璃的工艺品下来,东摆西摆,摆了几层,过了一会儿那些玻璃工艺品被小孩打得粉碎,成了一堆破玻璃。然后这个父亲看到以后当然就很冒火,一上来就说你什么都玩,这个东西也是玩具吗?不能把什么东西都当玩具。这个妈妈就走过来了,就兜着这个小孩说,你既然知道他会把东西打碎,你为什么要允许他进来呢?
 
我讲这个故事是什么意思呢?
 
第一个问题,就是有些行业不是有些人能进去的,也就是说不是什么行业什么人都能去做的。所以我认为互联网金融这个行业上,要有《准许证》,你要给他发牌,他进去以后做什么,你不要管他。就像这个工艺品商店一样,他开了工艺品商店是摆玻璃的还是摆什么,你可以随便让他摆。互联网金融发了牌以后,至于他该怎么操作,你可以做一些基础的规定,但是你不能规定太详细,我们国家的政策法规总的来说就是细到了人家没有办法做事。
 
所以为什么现在互联网金融一些相关的行业,比如说P2P,当然互联网金融不只是P2P,现在P2P出问题比较多,动不动就用经侦来解决,用抓人来解决,人家为什么要跑路呢?你抓我,我当然要跑。所以我认为在互联网金融制度方面,不应该制定太多太细的游戏规则,而应该要有准入门槛。就像我们银行要发牌是一样的,我在国外游荡十多年,不算完全做金融,但是学了这个行业,所以对这方面也比较关注。金融机构都是要发牌的,但是我们现在做互联网金融机构不是太难,最近开始凡是有“金融”两个字的,政府都不批了,开始严格监管,一方面要亡羊补牢,另一方面也说明在逐步规范。
 
我们金融机构发了牌以后,至于它是不是有自融、资金池和跑路的情况,都会因为你有牌照、特许而得到更好的控制和监管。
 
所以我呼吁相关的政府机构这些制定游戏规则的人员,要思考这个行业的自然规律,你不能让工艺品店不卖玻璃工艺品,你不能允许一些不该进入这个行业的人进入这个行业,这些工作做好了,那么我们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就会更加有序、更加有蓬勃生机。这是我要讲的第一个问题,互联网金融的准入制度。
 
第二个问题,互联网金融是普惠金融,为什么说它是普惠金融呢?怎么定义普惠金融?普惠金融的“普惠”这两个字的反义词是什么?首先你要知道普惠,说简单一点普惠金融就是普遍社会,普惠金融的反义词就是不普惠金融,就是没有普惠,准确地说传统的金融都不是普惠金融。当然,我们所说的信用卡属于普惠金融的范畴。现在你没存钱,只要有信用卡也可以用钱,在金融上可以受到恩惠。你存了钱,你得到了利息,这些是在惠及大家。但是,如果我们把信用卡再放大一点,除了你给我一定额度我做消费的时候我做信用卡,在创业方面我可以用信用卡借钱?在买房子方面我可以用信用卡借钱吗?银行绝对不会给你借首期,我用在正常的开支上面,你可不可以给我借钱?我认为老百姓存了钱就应该有资格。前面几位嘉宾讲了数据,普罗大众都有用钱的欲望或者机会,但是你不一定借得到钱。我们不是说什么人都可以借钱,但是够条件的也不一定借得到钱。
 
举个例子,假设你有一套房子住着,现在住了N多年了,你想换套新房子,这个旧房子价值200万,你现在想买一套新房子价值500万,那么把这个旧房子全部卖掉,200万做首期,500万是可以的。但是你必须先把旧房子卖掉,你才能够买新房子。
 
我们的金融业务应该是怎么样的?这200万你应该可以借得到,因为你手上有价值200万的房子,你卖掉以后是可以买房子的,但是现在的银行系统是不允许这样做的,你要抵押给他,如果同意你做,那也得几个星期到一个月,你看中的新房子或者一个新开的楼盘,人家马上就要卖完了,或者你看中了,你马上要买。时间、速度等所有的条件你都不一定满足得了银行的要求。普惠金融会给大家提供一些机会,让你快速地拿到钱。
 
我们把银行的这个品种用贷款举例,我们讲银行的贷款时间跨度至少一年,每个月付利息起码得付12个月,审查时间起码要几个星期到一个月,你这个客户是干什么的,他要给你刨根问底,甚至你一去的时候,他就把你当成一个骗子和坏人,看你是不是天庭饱满,地阁方圆,或者看你是不是顺眼,不管你拿钱做什么,他先把你判断成一个可能出问题的风险客户,这是银行的一种传统的做法。费用方面呢?银行的费用很高,现在利息上不封顶,表面上银行利息不高,是标准利率,实际上现在银行贷款利息是很高的,上浮百分之百或者百分之几十是很常见的,还给你加一些苛捐杂税,比如说规模使用费、额度使用费,甚至是边际效益费之类的各种各样的费用,他都会给你加上去。这样一算下来,银行的费用还是非常高的。反过来讲,民营的普惠金融是一个什么概念呢?你到我们公司来借钱,我们很简单,现在我要做得很宅,我们把钱给到一些典当机构,我们对金融机构来做业务,我们会给你把这个钱放出去,怎么放呢?房屋抵押,我一天或是三天就放给你。
刚才陈总讲了,普惠金融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借钱,但是可以借钱的人一定要借给他,可是我们现在的银行金融体系是做不到的,因为一个月他不借,一天他更不借。我买套房子,使用三个月导一下钱,这个时候你是借不到钱的,你即使有大量的资产押给他也贷不出来。所以我们要把普惠的范畴拉大,从信用卡的简单消费,从对物的消费扩展到应该消费的领域去。当然,普惠金融也不是说普惠到无边无际,至少有一个发展的过程。所以我们现在做一些尝试和探索,把金融的普惠范围逐步地扩大,使我们更多的和金融挨边的人得到普惠。
 
所以我认为互联网金融是普惠金融的一个践行行业,在实践普惠金融。这是我要讲的第二个问题——普惠金融。
 
第三个问题,我们公司做金融业务做了十三年,有很多经验教训,我们研究了很多很多的案例,做了很久很久的总结,冥思苦想这个行业到底应该怎么做,问题到底在哪里。刚才我们很多嘉宾都讲了,实际上我们认为互联网金融实际是一个金融。
 
我讲过一个故事,可能你们大家都听说过,毛泽东问林彪什么是军事,林彪洋洋洒洒讲了一大堆,毛泽东讲不对,军事很简单,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毛泽东又问刘少奇什么是政治,刘少奇沸沸扬扬讲了很多,毛泽东讲不对,政治很简单,政治就是把敌人的人搞得少少的,把自己的人搞得多多的。我觉得我们也要把金融的本质抓出来,金融的本质就是融进融出。融进这一缎就是我们的投资人,或者存款户,或者网民。在场的投资人能够到这里来参加论坛,都是高大上的投资人,但是在网上存款的人多数都是存款人,月来获取回报对风险是完全没有意识的。对于融出这一端的借款人来说,他对风险更无所谓,你反正给他钱就可以,甚至他不怀好意,给了他钱他就跑路。这样的情况下金融就很难做了,如果你控制不住风险,把钱给出去了,比如我们有一个摇财树平台,那你这个摇财树平台就是做坏事了,你是害人之举。
 
所以我们认为金融的实质还是要控制风险,金融有一些特性,它的流动性、风险性、效益这些特性我们要充分地去理解。所以我们总结了以后,研究了一个新的商业模式,P2P是Person To Person,用个人平台做嫁接是很容易出险的,我们做了一个P2F,就是Person To Financial,就是个人对金融机构,所以凡是通过摇财树平台给出去的钱,这个平台做嫁接的都是一些金融机构,给了金融机构,金融机构按照有效的风险控制手段来控制风险,会大大降低风险度。同时,如果出险,这些金融机构也可以给我们分散风险。更主要的是我们对这些金融机构还要做一个界定,甚至对他们的业务品种我们也做一些特殊的要求,我们目前没有什么都做,我们做的很窄很窄,只做不动产。你要我做黄金、珠宝、首饰、存货、机器设备,这些我们都不做,我们只要求这些金融机构跟我们配合做有效的房地产。我们的费率会因为规模的逐步扩大而逐步降低,越来越低,低到最后折算下来的利息比银行还低。我们要做到这个样子,这才叫普惠金融。
 
所以我认为我们P2F这种模式是很有生命力的,但是我们一讲出来这个概念,是不是所有人都会这样去做呢?我认为不会,金融会让很多人的脑袋膨胀,有时候赚钱会很快。就像刚才我们一些嘉宾讲的,你要去追求速度,不一定是正确的,你要追求的是什么?第一要追求的是风险控制,你要能够控制住风险。我们说三天放给你、两天放给你、一天放给你,是那一天我就把手续办完了,而不是说没办完就把钱放给你了。所以摇财树平台是非常安全的一个平台,它之做很窄的业务,而且是通过金融机构来操作。目前,我们窄到什么程度?只窄到房地产、不动产,我们把控一些基本的风险环节,让大家用钱用得非常方便、非常快捷,费用非常低,这就是我们设计这个平台的初衷,而且现在做得比较好。
 
我今天觉得互联网金融给了我们很多机会,我认为我们是幸运的,在这个时代里面有这个机会去实践普惠金融里边最典型的金融模式,就是互联网金融。但是在这个领域里边,一定要去创新,在创新中再规范,在规范中去追求发展,大家共同努力把这个行业做得更加红红火火,谢谢各位!
 
深圳大学党委副书记张基宏,互联网金融千人创始会长、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中国互联网金融创新研究院长黄震教授,深圳大学经济学院前院长、微众银行外部独立监事、著名金融学家曹龙骐教授,聚秀资本合伙人陈宇(网名“江南愤青”),深圳市前海九通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张滨等业内知名人士出席本次论坛并就“互联网金融的创新与规范发展”主题进行了主旨发言。互联网金融千人会副秘书长杨锦先生出席并主持本次论坛,深圳大学管理学院院长刘军、世界风险投资机构IDG资本合伙人朱建寰,湛江国际仲裁委员会深港澳办事处主任刘惠林、天津金桥国际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徐鸿喜等出席会议。
 
互联网金融全球峰会是以全球视野研究和探讨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趋势、促进互联网金融交流与合作为宗旨的非官方论坛,是由互联网金融千人会俱乐部发起的年度盛会,目前已成功举办三届,吸引众多行业顶级嘉宾与会分享,场均人次近1000人。
 
“深圳论坛”的成功举办成为继4月19日至21日“第三届互联网金融全球峰北大论坛”以来,互联网金融健康规范发展历程中的又一次重要盛典。
 
4月19至21日由互联网金融千人会、北京大学金融创新与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时报社、中国互联网金融创新研究院、中国智慧城市投资联合体共同主办的第三届互联网金融全球峰会北大论坛在北京大学隆重举行。来自国家监管部门、传统金融机构、金融界专家学者、投资机构、互联网金融企业、主流媒体记者等4000余位嘉宾出席,共同探讨了“十三五”时期互联网金融发展趋势,共议普惠金融、绿色金融、共享金融发展新思路。
 
会议议现场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信息服务管理局局长梁立华、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秘书长陆书春、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姚余栋、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金融学系主任、北京大学金融创新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宋敏、金融时报社社长邢早忠、原中国银行副行长、乐视金融CEO王永利、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石小敏、英凡研究院研究员侯本旗、平安银行公司网络金融事业部总裁金晓龙……110余位重量级演讲嘉宾出席并作精彩演讲。(排名不分先后、限于篇幅,出席嘉宾未一一列举,敬请谅解。)
 
据悉,第三届互联网金融全球峰会继北大论坛、深圳论坛之后,还将在硅谷、台湾、香港、伦敦等地陆续举办。
(编辑梁彪)

相关热搜词: 收藏

上一篇:江南愤青陈宇:能熬过冬天的人才看得见机会

下一篇:第三届互联网金融全球峰会深圳论坛-圆桌论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