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品牌栏目 > 全球峰会 > 第三届互联网金融全球峰会深圳论坛-圆桌论剑

第三届互联网金融全球峰会深圳论坛-圆桌论剑

发布时间:2016-06-08 11:04:10     来源:

       

\
6月6日,由互联网金融千人会与深圳大学联合主办的第三届互联网金融全球峰会深圳论坛在深圳大学成功举办。本次论坛主题为“互联网金融的创新与规范发展”。在嘉宾对话环节互联网金融千人会创始会长、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中国互联网金融创新研究院长黄震教授,深圳大学经济学院前院长、微众银行外部独立监事、著名金融学家曹龙骐教授,聚秀资本合伙人陈宇(网名“江南愤青”),深圳市前海九通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张滨进行了精彩论剑: 
 
以下为现场实录:
 
互联网金融千人会副秘书长、论坛主持人杨锦:刚刚张滨董事长说今天我们这个论坛特别有意思,观点不太一样,有一点对话的意思,关于互联网金融还有另外一端,就是投资人的保护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我想请教一下黄震教授:互联网金融让传统金融服务到未覆盖的更多的人更便捷地享受到金融服务,普惠金融包括获得贷款、投资支付带来的便捷金融服务。那么互联网时代的金融消费者权益如何得到有效的保护?我们有请黄教授。
 
黄震:感谢主持人提了一个很尖锐的问题,现在互联网给了我们更多的参与机会和便捷条件,所以真正地实现了普惠金融,借助这种普惠金融的载体,从而可以加载我们的金融服务,比如说第三方支付,比如说借贷,比如说投资等等,都可以在手机里面操作完成,这是个巨大的变化。但是这个变化来得太突然、太快,有很多人还没有金融的尝试,也就是刚才我们讲到的,也没有风险的意识,也没有承担责任的这种准备,这个时候他成了金融消费者或者投资者,可能会面临很多的问题,比如说可能容易受骗上当,刚才我看了一下,新浪的新闻稿已经出来了,就是你容易被人家“钓愚”,所以这个时候我们的金融消费者。首先应该享有一项权利,就是受教育的权利,你要接受这个金融常识的教育,要经过金融的启蒙再去做金融。
 
第二点就是在互联网时代,互联网正在赋权,赋予我们权利,过去我们没有互联网的时候,我们不会觉察或者觉得一些权利很重要。有了互联网以后,比如说知情权,对于互联网、平台、金融产品的知情权等权利,有了互联网以后就变得更加强烈。但是有些金融消费者因为没接受过这种教育,所以对金融常识没感觉,产品是什么,不知道,投资的对象是谁?不知道,所以要对互联网金融赋权,赋权之后才能很好地行权。
 
第三点就是我们的金融监管部门有一项非常重要的权力,就是监管,但是大家注意监管的前提是对于交易双方的规范。现在我们金融监管主要是进行机构监管,对于经营者进行监管,而对于我们的金融消费者这一端,现在没有单独的机构和单独的法律体系来进行保护、监管和规范等等,所以我们国家亟待加强金融消费者的立法和金融消费者保护机构的建设,而不是把现在的金融消费者的保护任务放作原有的银监会、证监会等体系中去,目前证监会里面有投资保护局等机构,但是他们的屁股是坐在这些证券投资机构那边,不可能保护好我们这些投资者。所以现在西方流行所谓的“双方监管理论”,要有一个金融消费者保护机构。
 
第四点就是要充分运用互联网形成的新的纠纷解决机制。比如说在网上投诉和反馈,在网上进行调解、纠纷调处、网上仲裁等等都有了实践,所以这些解决机制是为了我们的金融消费者权益受到侵害以后,有了救济的渠道,特别是当前法院的立案和法院的审判也在尝试要到互联网上来做这种纠纷处理的机制。
 
所以这些方式如果能够形成的话,那我们的金融消费者的权利的保护,知情权、受教育权、财产权、安全权等一系列的权利就能够得以彰显和保障。谢谢!
 
主持人杨锦:感谢黄教授!黄教授这么一说,我感觉我们互联网时代的消费者其实是有很多的权利的,大家平时有没有感觉到这种消费者的权利所在?我们过往在传统的金融服务中说门难进、脸难看、事看办,但是互联网时代的消费者的权利保护既需要像我们黄教授这样的专家学者大声地呼吁,形成固定的法律来对我们的权利形成保护。另一方面,互联网时代也需要我们这些互联网人积极参与到权利的自我保护当中去,再次谢谢黄教授!
 
下一个问题想请问一下70后的曹教授,您是如何看待普通人如何享受互联网金融带来的红利的?因为今天您也谈到了普惠金融的观点。如何识别和防范互联网金融的风险?我们作为互联网金融的一名普通的参与者,如何能够享受到互联网金融给我们带来的红利,并且我们这些普通人如何识别和防范互联网金融的风险?
 
曹龙骐:这个问题问得很好,就互联网本身来说,我刚才强调了一个问题,就是互联网的理念和互联网产生的原因,我认为最主要的是市场化,也就是市场化的程度,而且我们互联网金融是适合市场化的公平、公正、公开的。过去我们在传统金融环境下,我认为我们很多的老百姓应有的权利被剥夺了,因为我是存款者,银行也好,证券也好,保险也好,他们的钱都是公众或者是说我们具体到中国来说,百分之六七十的人积蓄积累下来,存在银行里面买保险或者买股票,应该讲这个所有权是我的,作为银行来说,资本金很少,只有百分之几,绝大部分都是公众的闲散资金。这个原因是什么呢?资金的本性也是市场化的本性,资金一定要增值的,现在外面的闲散资金大部分都在老百姓手中,因为他要增值,不是说我的意向要增值,资金本身要增值,他这个范畴就是要增值。也就是说我有一点钱,我首先要增值,存到银行里去,多一点所得。
 
所以应该说金融机构的钱是人民养多的,从理论上来说,应该给我们正常的报酬,而且有正常的好服务。但是在我们的传统体制下,他必然要这样做,不管是国家还是国有企业、股份制企业,都要追求利润,当然他比较喜欢那些有高额回报的客户,但是从体制上决定他不太喜欢那百分之六七十的大众或者微小企业。但是这些微小企业不能说没有,我们都知道我们的中国的GDP的60%,65%的税收都是这些中小民营企业创造的,大家收来的钱是通过他们收上来的,你在用的时候不公平,他们存在结构性的错位,或者说我们现在享受着最好的金融待遇的是那些百分之十几的富人,广大的中小企业享受不到。我们的信贷资金百分之六七十是国有大企业,我们的中小企业、小微企业更少,老百姓要获得贷款根本谈不上。
 
所以这个钱是我的权,我给了你以后,你金融的变形不是为我服务,应该说我们的股票市场、资本市场发展问题是很大的。我也不完全同意吴教授讲的是赌场,至少是投机市场,不是一个真正的投资的市场,真正的股份制投资,大家都有投资的理念。但是在现在的投资环境下,老百姓也想投机拿一点钱,但是他赚不到钱,因为他们的信息不对称,我们的体制决定信息不对称,制造信息的人早已把你卖掉了,大家都有体会的,最后一场空,得到的利益又失去了。
 
所以从根本上来说,我觉得我们的金融体制改革,为什么搞普惠金融?我在民营银行工作,我强调这一点,这不仅是国家的普惠的问题,这个普惠背后是一个民生工程,是一个和谐社会建设的问题。我在开董事会的时候就是这样,我们微众银行要做到这一点,大家的工作才能掌握真正的目标。
 
所以说现在我们没有做到享受自己的权利,根本的问题是体制问题,所以金融体制要大改革,按照现在这种情况,我认为实现是很困难的,当然还有体制改革。金融虽然是社会经济的一部分,但是它是核心部分、重要部分,假如这方面法律上行不通、不公平,不能实现市场化,那么我们到一定时候,好多问题要暴露出来。实际上金融搞得不好是剥夺的手段,我们是搞金融出身的,无非是社会阶层不平衡了,他就是发钞票,他还有什么办法?就是增发货币,货币的形态不都是现金,还有存款、股票、债券,从本质上来说,这些都是货币。这些东西使得货币贬值,它的问题传达到每个老百姓,当然有钱的损失多一点,但是他的基本生存是有保证的,我们的员工和老百姓们每个月收入只有两三千块钱的话,可想而知,他本来有5千块钱贬值到3千块再贬到2千块钱,再贬到2千块钱,这些钱到哪里去了呢?通过社会再分配,这是强制性的,又强制我们千千万万存款者存的钱,通过这个杠杆,以一种无形的税收把它收去了。
 
金融机制很简单,这种后遗症和风险越来越多,金融风险是不能被消灭的,我们主要搞金融,金融风险是永存的,许多一个金融企业是没有风险的。所以我们在教科书上提,防范和化解风险,我喜欢这句话,是有了问题以后化解,不是说要消灭风险、避免风险,你搞的这个行业就是一个有风险的行业。这样搞我们可以把风险见效一些,我们全民还是要懂一些金融的知识,现在我们自己搞,搞错了,现在我们的老百姓不知道什么叫股票就去炒股票,拼命炒,股票是什么样的性质他都不知道,金融风险怎么样表现他也不知道,这种人占很大一部分,所以我们要塑造全民金融的,我们不知道怎么搞,输了就输了,亏了就亏了,骗了就骗了,这种骗人的太多了,现在就存在这个问题,用金融杠杆来搞,包括我们高层到一定时候也只能这样搞,这种税收是强制性的,是无形的,你要吃饭,你要穿衣,你要去生活,那么就转嫁了,很简单。
 
主持人杨锦:我们非常感谢曹教授,大家先给“70后”掌声!我们曹教授说我们普通人参与互联网金融,它给我们带来什么?首先我们要加强对金融基础知识的学习,我们可以利用互联网的渠道,加强投资者的自我教育,大家平时搞清楚金融到底有一些什么东西。曹教授讲的第二点是互联网金融解决了一部分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大家可以通过互联网了解到更多的产品和业务本身的信息的问题,我们教授讲的是防范和化解一部分风险,对于我们普通人来参与互联网金融,而且我们曹教授也给我们分析了这背后的逻辑,谢谢曹教授!
 
最后一个问题我们留给江南愤青陈宇总,你最后会有两个问题。我们先请张滨董事长回答,九通金控旗下的摇财树平台和其它的互联网金融平台相比,到底有些什么特点?
 
张滨:刚才我已经准确地把我们这个平台的区别跟大家讲了,我们做了13年的金融,2003年的6月6号,我们在高新区挂牌成立,在那次大会上我也讲了,当时我们是做担保业务,我说担保是个不好做的业务,因为2004年的时候,我在全国担保联席会上讲了三个内容,人家说我是放了三颗原子弹。那次大会我讲了什么内容呢?担保第一个是短命的行业,第二是担保的倍数不能由国家控制,第三是担保的收费不能按照一位数来收,要和担保的企业按照比例来收,你赚了100万,我赚了30万,大家谈。我说担保是个短命的行业,这被我说中了。但是当时有人问我,为什么短命的行业你也做呢?短命的行业为什么要做?就是因为它短命就要珍惜生命,生命就那么短,你在这个时间里面要爆发活力,你要把这个生命相对延长,所以你要在那个很短的时间里面赚很多钱。事实上我们也做到了,我们公司2003年成立,在担保领域里面,我开玩笑地说,除掉两个国营担保机构,如果我说我排第二,没有人敢说排第一。作为互联网行业来说,我是一个老年新秀,不太懂,我大学是学机械自动控制的,从武汉华中科技大学调到深圳大学教书,第一站教计算机,严格说来就是网络的基础,硬设备,但是我不是太懂网络,为什么?我觉得PC这个东西是一个很落后的设备,什么时候是个先进的设备呢?各位手上拿的东西才是先进的设备,智能手机才到了全人类可以自由使用的信息终端。所以这个时候我才对互联网非常非常感兴趣,我们的股东IDG资本的老大熊晓鸽说现在的发展趋势就是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趋势,大家把移动趋势搞明白了。现在我重新回到我的老本行,计算机世界里边,最典型的应用就是智能手机的应用,我们互联网金融在这种情况下一定较做出特色来,因为我是个后起之秀,我不懂,老一代有曹教授,之后一代有黄教授,年轻一代的有江南愤青,我们夹在中间,日子不好过,使劲想了一些有特色的东西,也不敢做大。
 
我认为金融这个领域你要有节制,有一年过开银行的行长到我们公司去考察,说你们要做多少多少规模,我说我们不能做大,我们每年就10个亿,担保我们就做10个亿,你叫我做大,我们也不做大,实际我们就一直控制规模10个亿左右,2012年我要求我的团队抵押充足率不足80%绝对不做,到了2013年我又要求我的团队,抵押变现充足率不达到80%不准做。当时我们的负责人来跟我说,老板,如果这样一来的话,你担保的风险没有了,经营的风险出来了,我说经营的风险事小,担保的风险事大,所以还是这样决定。星号有这两次强制性的规定,否则我今天就不可能坐在这里了,现在那些担保公司尸骨无存。大家讨论互联网金融是短命的海耶还是长命的行业,不是我想进来这个行业的,被逼无奈,马克思说你在选择命运之前,命运已经选择了你。我就被选上了,所以我们做互联网一定要与众不同,我们的与众不同是这样的,前端我们跟其它P2P差不多,发标,告诉这些存款人或者叫投资人,钱拿来干什么用,后端把这些钱给到我们那些绝对可靠的用户,这些用户我还不直接接触,我就给那些金融机构,所以我们叫P2F,出了问题以后,这些金融机构还得跟我分担风险。他们说你这个太狡猾了,你不负担风险,金融就不能负担风险,要把风险降低到最低、最小,谁要是把风险承担了,你就去做慈善事业,不要在这里探讨了。

所以我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也是打开窗户说亮话,我们在风险方面是看得高于一切的,我要控制风险的前提下,我才能做普惠和社会贡献,如果我控制不住风险的话,我怎么做贡献?所以我今天坐在这里,我也算做金融的前辈了,也是奔六的人了,给大家一个忠告,风险是压倒一切的,只有把风险控制住了,你的金融才能长此以往,你才能做一个长命百岁的企业,谢谢!
 
主持人杨锦:谢谢张董事长,张董事长讲得很清楚了。请陈总聊一聊对前面三位教授的观点的感受。第二个问题,因为您做了很多互联网金融的投资项目,你作为投资人是怎么样看这些项目的?
 
陈宇:黄老师我不敢点评,学术层面的东西,我大概明白一些,消费者教育保护我一直觉得在未来的时代里面,其实没有人能保护你,除了你自己。以前我们中国金融是一个想办法搞牢一切的,中国过去都有无风险套利空间,大概8%左右,你买信托都不只8%,债券7到8,在中国过去政府保证你不出事,在中国除非你玩股票,基本上都能得到保证,过去的时代是依靠外部得到保障的时代。但是未来谁都不能保证保护你了,因为政府hold不住了,未来指望政府保护你,我觉得基本上是最低保护了,你存在银行大概50万上限,存100万最多给你50万上限。未来的时代最好的消费者保护的方法是让你自己多强大,多读书、多学习、多看报、多想问题。未来的竞争很残酷,在美国很少有个人参与到金融市场,都是把钱交给他认为的也机构和投行去做,而且这样也不行,把钱放在银行,银行也会亏,美国的投付,每个月还要给他一定的费用,美国都喜欢高消费,与其放在银行也亏了,给了投行也亏了,还不如高消费。过去有无缝隙套利空间,这个钱放在手上不花,过两年能买新包,最后存在银行,最终被人家抢走了。
 
我感觉未来时代,中国消费会起来这是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是别人谁都保护不了你,所以要自己努力学习,我为什么投了很多财富教育的公司,就是这个原因,大家都亏钱,亏了钱就会想到学一些东西,最好的教育就是头破血流,因为亏过,疼过,最好的教育是自我保护。
 
第二,曹教授我真的不敢多点评,因为金融方面是有权威专家的,我们这些后辈不敢做太多点评。第三位是我的老同行,我也干过担保、典当、银行,不过我干得比较晚,我在2009年进的担保公司,2011年出的担保公司,我当时写了一篇文章,担保必死,我觉得这是一个活不下去的行业,我们现在做担保是为了以后不做担保。这篇文章也适用于互联网金融,它最终也是没有未来的行业,但是它有阶段性的机会,我过去投了四五十家互联网公司,我基本上都跟P2P老板说了,最后都会死,但是你既然要做,我就投你钱做一做。金融是谁都控制不住风险的,除非你一开始就把自己摘出来,只有这样的方式才能持久,张总想的方法是把风险转嫁给金融机构,金融机构出了事关我什么事,我觉得这是很好的从风险中摘出来的方式方法,但是我想跟张总说的是金融机构真的靠不住,抢美国的IRG,这样的机构照片死了。最好的方式是阿里的招财宝,现在很少发了,因为金融机构都是大骗子,它都hold不住,没有人有能力,不是说换一个人,最好的风险承担是制度承担,风险不能规避的,只有对冲或者转移,张总选择的转移给金融机构,但是金融机构也规避不了风险,还不能波及你,那你就牛了,谁玩谁承担风险。国外的P2P,不管Lendingclub成功不成功,但是至少Lendingclub选择了对冲的方式,它明确告诉你,它hold不住也是你的事,你爱投就投,不投也没事,不要来找我,大家就愿意跟它玩。所以风险千万不要指望有人有能力让风险不发生,国家都没能力,你一个机构或者个体能hold风险,我个人是表示很大的怀疑的。
 
全球除了两种金融模式,其它都活不下去,一种是特许经营权,银行给你一个牌照,让你不断借新钱还旧钱,中国的农业银行30%几的坏账率,为什么能活?就是能骗钱,不断玩下去,玩一辈子,大家一起死,也没问题。第二个是证券化,什么意思呢?把大风险切成小风险,反正是风险,我拿过来不断切成小碎片转移出去,次贷危机,美国没怎么受伤,受伤的是欧洲、日本还有中东,像雷曼,我就把风险不断地切成小片,让每一个购入者自我承担风险,自我对冲掉,我觉得这种商业模式才能活,除了这两种商业模式以外都活不了,小贷活不了,典当还好一点,毕竟有对冲工具,其它的商业模式可能都比较难活。
 
至于说投资这个事情,我们投互联网金融,我还是觉得互联网金融在中国是有很大的阶段性机会的,因为中国的机构不够完善,我不可能等到完善了再去投资,过程中不断有人完善这个过程,你去投这些东西,一定是有现实的意义,我们投P2P最底层的意义是中国存在将近30万亿的民间借贷,为什么会出现呢?是因为中国金融效率的确不足,它无法有效覆盖,我们就想民间借贷你打不掉,因为金融只要受限就打不掉,我个人感觉互联网可以提升民间借贷的效率,以前银行的放贷是7%到8%,基本上浮最多做到1分,民间借贷基本上是2分,我们浙江更高3分,在1分和2分之间存在将近12%甚至更高的套利空间,一定有效率把基础压平。我们为什么投那么多公司?也是基于这个角度考虑。所以中国只要不进行金融体制改革,就有民间借贷打不掉,自由化意味着机构数量更多,很多的P2P就可能获得牌照进入到金融领域来,相当于变相投资金融机构,两种都可以,值得去试一试。到现在为止,赌这一波是赌到了,投资跟创业不一样,创业是要走到最后的,投资不用,投资就像交女朋友,不一定结婚,但是结婚一般是走到最后的,投资就是赚你一波的钱,人的一辈子只要赌到一次机会就能赚到很多钱,就够了,但是创业要守一辈子,因为要把业创到底,否则就崩了。
 
所以我们最后的结果是投资人可以相对更自由做更多的事情,我自己比较希望做投资,我们很难在一件事情上扎下去,或者跟别人竞争,我们创业根本比不过别人,但是投资我们比不过别人,我们可以找到很多很优秀的企业,给他钱,让他干好,一个做不好,那我们就投一堆,总有一个可以做出来,这样投资的机会相对更好一些。
 
互联网金融这一波我们基本上还是看到了大概几波的方向,我一直说我们下面一波会投什么,我们对下一步的看法可能更关键一些,我们未来几年可能会投哪些领域,我倒是可以跟张总分享一下,第一个我们可能还是倾向于投前面说过的财富管理,分两块,一块是教育,一块是真管理,中国的财富一直没有被有效管理起来,你不知道怎么花钱、存钱、管钱,全球有很多的投资机会你们不知道去哪里,你们只知道存银行,都是碎片化的,不成体系,未来可以更好、更有效率地管理钱。中国未来进入一个时代,你钱管得好就是富爸爸,你的钱管得不好就是穷爸爸。未来只有有效地管理你现有的财富,让你走得更好,相对稳定的状态,每年4%、5%的GDP增长,发大财的可能性相对较少,所以我们特别希望在财富管理投出一部分管钱,一部分教育,两部分都想投。
 
另外我们还是觉得投一些中国金融业效率覆盖不够的地方,其实是三四线,我觉得中国三四线还是存在金融盲区,没有被金融有效普及,我们看看通过什么技术,让这些人至少达到二线甚至一线的水平,让他们的金融素质稍微高一点,这方面也会存在很大的红利和套利空间。尤其刚才张总也已经点出了移动互联网,其实移动互联网跟互联网绝对是两件事,你有没有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人类没有进入移动化的过程中,只有少部分人特定使用PC的,家里的老人根本不会使用PC的。但是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你们家的奶奶、外婆都会用手机抢红包。这说明什么?移动化才使每个人都拥有智能设备的可能性,它使得金融介入这部分群体的效率大大提升和抬升,所以这里面会创造出很多的机会,我们也投过很多这样的公司。我大概讲这些,谢谢!
 
互联网金融全球峰会是以全球视野研究和探讨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趋势、促进互联网金融交流与合作为宗旨的非官方论坛,是由互联网金融千人会俱乐部发起的年度盛会,目前已成功举办三届,吸引众多行业顶级嘉宾与会分享,场均人次近1000人。
 
“深圳论坛”的成功举办成为继4月19日至21日“第三届互联网金融全球峰北大论坛”以来,互联网金融健康规范发展历程中的又一次重要盛典。
 
4月19至21日由互联网金融千人会、北京大学金融创新与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时报社、中国互联网金融创新研究院、中国智慧城市投资联合体共同主办的第三届互联网金融全球峰会北大论坛在北京大学隆重举行。来自国家监管部门、传统金融机构、金融界专家学者、投资机构、互联网金融企业、主流媒体记者等4000余位嘉宾出席,共同探讨了“十三五”时期互联网金融发展趋势,共议普惠金融、绿色金融、共享金融发展新思路。
 
会议议现场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信息服务管理局局长梁立华、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秘书长陆书春、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姚余栋、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金融学系主任、北京大学金融创新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宋敏、金融时报社社长邢早忠、原中国银行副行长、乐视金融CEO王永利、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石小敏、英凡研究院研究员侯本旗、平安银行公司网络金融事业部总裁金晓龙……110余位重量级演讲嘉宾出席并作精彩演讲。(排名不分先后、限于篇幅,出席嘉宾未一一列举,敬请谅解。)
 
据悉,第三届互联网金融全球峰会继北大论坛、深圳论坛之后,还将在硅谷、台湾、香港、伦敦等地陆续举办。
(编辑梁彪)

相关热搜词: 收藏

上一篇:张滨:互联网金融要有准入门槛

下一篇:第一届互联网金融全球峰会专题页